开年第一魔幻大瓜竟然又是因为他

太黑色幽默了,前两天看到媒体人@雷斯林Raist 发微博吐槽,说发现某平台篡改了《搏击俱乐部》的结局。

任何一个看过片子,不,应该说,即使是没看过片子的人,应该也多少知道它是影史上最经典的结局之一。

原版结局有个经典片段,主角杰克杀掉自己的第二人格之后,跟女友牵着手看摩天大楼爆炸倒塌。

对这一幕的各类解读可以写成一篇万字论文:小丑式的秩序颠覆,底层破坏欲的释放,主角摧毁精神世界、夺回自我……

总之很难用简单的语言去形容它的精妙和浪漫,豆瓣最高赞的短评说的就是“我要带我的女朋友去看炸大楼”。

取而代之的是一段被强行加上的旁白,为了伪装成原片的样子,连字体都被精心修饰过。

故事在主角杰克开枪杀死另一个人格后戛然而止,旁白补充说:经由泰勒提供的线索,警方迅速理清案情,一举将他们抓获,阻止了炸弹的爆炸。

改这一段剧情的创作者一定是世界上最天真善良的傻白甜,笃信奥特曼一定能打败怪兽,灰太狼永远吃不到喜羊羊。

如果一个大卫雕像立在他眼前,他会无比自然地替它穿上裤衩,好心提醒去欣赏艺术的参观者:当心,这个雕像是裸体!

比如《银翼杀手2049》在国内上映的时候就独创了一种画面裁切法,把镜头里的裸体、大胸剪裁得干干净净。

理解。一定是像卡梅隆说的,因为现在国内的3D技术太优秀,片方担心前排观众情不自禁伸手影响后排观众观影。

还有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里,女主有一个后背的镜头,被贴心地遮挡上了小黑裙,充分展示了我国后期人员纯熟的PS技巧。

杨德昌的《海滩的一天》,原版166分钟的长度,在某平台被删到只剩50多分钟。

海滩的一天变成海滩的1/3天,原来看一部片子的时间现在能看三部,时间管理大师赚翻。

如今《搏击俱乐部》又给一批片子提供了新思路,不仅可以剪、删、遮挡,改结局也未尝不可。

评论里有人提到很早之前国内引进的一部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战争之王》,上映时删减时长近四十分钟,最大的改动同样是在结局。

电影主线是凯奇饰演的军火商的发家之路,原版结局是主角入狱、认罪,但因为被美国总统需要最终无罪释放。

国内上映版则对他进行了一番感天动地的心灵洗涤,把一个毫无道德、利益至上的商人变成了幡然悔悟、楚楚可怜的阶下囚。

当正义的光芒普照在凯奇的头上,电影打出最后的字幕:尤里·奥洛夫(即主角)承认罪行并被判处终身监禁。

所有的电影到了内娱都会拥有最强大的赛博监狱。不管是神偷、大盗、悍匪、凶犯还是特工……只要违法乱纪,最后统统都要接受法律的审判。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小丑》没有在中国上映的原因,如果结局是小丑进了哥谭监狱,续集岂不是要变成《Joker的救赎》?

所以当年各种港片在内地和香港基本上都会分化成双结局,内地版几乎毫无悬念,永远是“坏人”死去、自首、被判刑……

《无间道》的原版结局是梁朝伟被卧底打死,刘德华得以继续隐藏在警队,洗白做个好人。

但这又怎么解释《无间道3》接着第一部的剧情讲刘德华以警察的身份调查梁朝伟的身世呢?

或许用双结局来形容这个版本还是太抬举它了,这分明就是个残缺不全的内地版。

按照导演刘伟强的说法,《无间道》的核心是两个主角无法拿回自己的身份,各自活在无间地狱里,一直受着内心的煎熬。

原版梁朝伟的死是脱离了地狱的轮回,逃过一劫的刘德华反而身在地狱。这不比纯粹的“罪有应得”更有深意?

反正大量港片引进内地之后都自动变成了命题作文:已知原作是个犯罪故事,求推导出一个光明结局,看一部就等于看了全部。

《杀破狼》的结局从甄子丹饰演的热血督察坠楼身亡,砸死了楼下坐在车里的洪金宝妻儿,变成了甄子丹把黑社会老大洪金宝打死,顺利解救人质。

把原作的残酷性和宿命感变成了“好人有好报,坏人活不长”的标准青少年德育教科书。

《神探》的结局从警察安志杰精分黑化、杀人后计划嫁祸女友脱罪,变成了主动打电话自首,正道的光一下子照在了大地上。

这段台词其实可以剪辑下来反复使用,毕竟未来还有无数犯罪片的主角会自己乖乖自首。

以前听说原著党有一种精神胜利法,每当遇到喜欢的作品被改编,他们会迅速切割影视和小说的关系。

有一阵港片流行过一种改名+重剪的引进模式。杜琪峰的《大只佬》内地版改名叫《大块头有大智慧》、《黑社会》摇身一变成了《龙城岁月》,周显扬的《杀人犯》更名成《罪与罚》……

片名的变更几乎同时意味着片子在内容上的改头换面,片方勤勤恳恳脱敏,观众不知所云。《大只佬》原版涉及的封建迷信元素被完全删除,从惊悚片变成了正气凛然还带点诙谐的法制栏目。港版上映后拿下3项金像奖,张柏芝被提名影后,刘德华也加冕影帝。结果内地观众看完胡乱剪辑版之后大跌眼镜,纷纷打下3星以表“敬意”。后来杜琪峰再谈起这部片子时仍然耿耿于怀,并不想承认《大块头有大智慧》是他的作品。另一部《罪与罚》,原版因为有大量暴力血腥的镜头,在香港上映时被定为三级。想也知道这种尺度的作品跟内地观众无缘,奈何周显扬不信邪,亲自上手剪了一部散装版。郭富城也变成热心青少年身心健康的公益大使,说原版《杀人犯》“暴力镜头小孩子进影院看了不好”。结果就是《罪与罚》跟《杀人犯》几乎是两个故事。原本孤儿怨式的结尾——儿童模样的不老症杀人犯,被改写成了主角的“黄粱一梦”,彻底成了国产劣质恐怖片的套路。在原版的对照下,这些内地版作品更显得像是掩耳盗铃、欲盖弥彰。然而无法否认的是,我们正在逐渐习惯犯罪片最后打出的生硬字幕,也习惯了一部电影因为“技术问题”延迟上映。再见时演员可能已经说着跟嘴型不符的台词、抽着肉眼看不见的烟,这一切我们都在逐渐习惯。电影变成了养殖场的肉猪,上市之前必须盖上一个正能量的戳。2017年那部被誉为中国版的《熔炉》的《嘉年华》,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疑也是结尾那抹突兀的光明。公映版有一幕,少女小文听到医生否认自己被性侵的事实之后,一个人坐在病床上流泪。镜头一转,对准了空荡荡的窗、大开的窗户和飘动的窗帘。这个长达15秒的空镜头似乎是在印证着传说中那个冰冷的结局(少女小文自杀)。然而在上映的版本中,电影在这一幕后突然迎来了剧情上180度的大转变。涉案人员被依法制裁,小文也奇迹般地起死回生。作为观众还能说什么呢?感谢国产电影永远能在结局让人如沐春风、感受在现实世界感受不到的温暖?如果说电影是造梦艺术,篡改结局可算是把这门手艺发挥到极致了。可电影毕竟不等同于现实。坏人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好人应该获得命运的奖赏。这在现实里是皆大欢喜的事,但跟电影的结局不是一回事。如果戏外的结局总是大快人心,那么戏里发生的是悲剧还是喜剧真的那么重要吗?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