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搏击俱乐部》的精神解析

《搏击俱乐部》是一部上映于1999年的悬疑电影,影片改编自恰克·帕拉尼克的同名小说,由大卫·芬奇执导,布拉德·皮特,爱德华·诺顿等主演。该片讲述了生活苦闷的男主角杰克为了寻找刺激与臆想中的好友共同建立了搏击俱乐部这样一个团体的故事。本论文将主要从文化批评与精神分析法两个方面来解析这部电影。探寻电影《搏击俱乐部》中对文化中自我与本我的理解,并且探寻人心深处的秘密。

在影片前段展现了主角杰克自我产生的迷失,在电影中这个物质所笼罩的这个社会基础下,男主角杰克因为平庸而压抑,在工作与生活中压抑自己的个性与情感,这使他长期受到失眠的困扰,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杰克在医生的建议下加入了睾丸癌症患者交流协会。睾丸是男性生殖器的一部分,更是一个极具心理学意义的象征符号,对于这样一群因身患睾丸癌而被迫导致的者,他们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性别身份,而对于这样性别身份的放弃也影响着他们同时失去对自所选择的对自己的一种放逐,在无法掌控自我的人群中,他选择了加入,这也对于他自我彻底迷失产生了极大影响。

杰克由对自己的不自信到对自我身份认知的偏差,使他愈发迷茫,而这一点,在他的名字这个细节中也有所展现。全片中杰克其实没有一次真正表述过自己的姓名,在互助会它所使用的都是一次性的名字,这也展现了他迷失了自我,正在一步步成为一个大众化符号,而杰克这个名字,是在他发现一本以作者第一视角加上器官给人物命名是所说的,但在影片中没有真正说出他的姓名。综合来看,杰克自我的丧失不是突然的,或完全取决于个人精神的,而是受社会的影响与压抑一步步产生的,他封闭了自己,不再敢面对自己内心的真实欲望与情感,所以才有了泰勒这个人格的出现。

泰勒的出现,可以说是顺其自然的,在周遭环境的影响下,杰克的自我早已被打击到无法面对,所以在潜意识中,泰勒作为杰克内心理想化的样子出现了。泰勒自由,反叛,暴力,对消费主义充满仇视,具有严重的反社会倾向,同时又极其富有个人魅力。这正是杰克所渴望但又受限于规则无法得到的,于是他的潜意识借着泰勒而得到具象化,杰克也想以此突破生活的库困厄与压抑的环境的束缚。

而在泰勒第一次在机场出现之前,导演也运用了插帧这种手法展现过泰勒的身影,在几个不同的场景主角在承受压力时都有泰勒的短暂显现,这也很好的展现了杰克一步步走向分裂的过程,他的问题并不仅是某一个事件的影响,而是在长期的压抑的这个过程下的一种必然状况。

而在弗洛伊德所提出的精神分析架构中,杰克是自我,而泰勒就作为本我而存在,自我指杰克这个人物本身,他的自我形象懦弱而迷茫,因为在现实中无法获得环境的认同感所以将自我投身于消费主义的侵袭,这也使得杰克更加的迷茫与困顿。而本我,指杰克所分裂出,并且具象化的泰勒这个人格,他代表了杰克埋藏在心中的原始本能。泰勒的诞生,与对杰克产生的影响都是杰克自我内心所希望的,这也是这个故事中最有意思的设计,他对于自我与本我的展现并没有局限于杰克身上,而是将本我所具象化,成为一个引导自我不断突破原本束缚的形象,这也是一种我之前未曾见过的探讨形式。

杰克与泰勒的关系,随着剧情推进也在转变,从开始两人的认识到交往的密切,杰克从认为泰勒是和自己心意相通到两人产生分歧,这是一个循序渐进不断发展的过程。弗洛伊德认为,本我是人类行为的力量来源,自我活动的力量都是由本我所派生而来,本我是人活动的力量源泉,而在这部电影中的确也是,泰勒作为引导杰克的存在,他是杰克的一部分,同时给予了杰克行动的力量与动力,但随着剧情的推演,本我的想法愈发不受束缚,而凌驾于自我的观念之上,这也让杰克与泰勒开始产生了分歧,从最开始的打架,到渐渐的泰勒的行为开始不受控制,他带领搏击俱乐部肆意破坏着社会的秩序与规则,这让杰克感觉到了错误与不安,而这正是他人格中超我的部分,超我即杰克人各种道德和良知所存在的部分,这个部分让杰克知道泰勒的做法是错误的,他一味的破坏无法解决最基础也是最根本的问题,也是在此杰克开始跟随泰勒的脚步企图阻止他,

但随着捷克的脚步愈发逼近,他开始发现一点变得越来越多,直到最后杰克醒悟泰勒只是自己的一个人格,而并非真实存在的个体。杰克和泰勒进行了最后的一次博弈与对决,泰勒认为自己是杰克的一部分,而本我作为杰克的力量本源,也是杰克无法剥离的一个部分,但在杰克的良知与道德的驱使下,这其实演变成了一场本我与超我的对决,杰克也用行动展现了超我的决定性力量与他的决心。这是他个人的胜利,同时也是这个社会的胜利。在这个被物质所影响和笼罩的社会所制定的规矩与规则下,杰克最终还是选择毁灭掉自己内心深层的欲望所在,这看似是自我的胜利,其实也是杰克自我的退让与妥协。

Leave a Reply